►前情提要:沒能入選「日本100名城」的岸和田城

離開岸和田城之後,時空偵探的下一個目的地,便是位於岸和田市北方大約  20  公里遠的堺市

 

對於熟悉日本戰國史的朋友來說,堺市的知名度絕對不下於任何一位戰國大名的居城或是館舍。早在日本的南北朝時代(1336-1392 年),堺市就曾經以南朝的外港身份逐漸發展為正式的港口都市。南北朝合併之後,堺市則是與博多成為日本與明朝進行勘合貿易的重要港口。

是故,到了日本戰國時代,堺市已經成為日本與中國琉球東南亞歐洲等地交往的國際窗口,而累積了巨大財富的堺市商人不僅在城市四周挖掘濠溝以求自保,甚至還出現了以十餘家有力大商人共同領導市政發展的「會合眾」制度,儼然成為不受戰國大名管束的自治城市。

堺の鉄砲鍛冶.jpg

戰國時代,堺曾經是日本國內著名的鐵砲生產地。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)

對於初來乍到的歐洲傳教士來說,堺市的港市經濟型態寡頭政治體系,儼然是威尼斯共和國(Republic of Venice)的翻版。是故,葡萄牙的傳教士  Vilela  與佛洛伊斯(Luís Fróis)曾經先後在書信與著作中,將堺市比擬為「東洋的威尼斯」

在這樣一個充滿了物質基礎與文化刺激的商業大城市,自然也誕生了許多文人雅士。1522  年(大永 2 年),被後世稱為「茶聖」「天下三宗匠」(註 1)的千利休せん の りきゅう)便誕生於這座富庶的港市。據說,千利休生前曾住過的宅邸位址,便位於南海電鐵堺站東南方約  1  公里處。

千利休像.jpg

畫家長谷川等伯筆下的千利休。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)

對於時空偵探來說,堺市能探訪的景點除了千利休屋敷跡之外,至少還有與幕末「堺事件」密切相關的妙國寺(みょうこくじ),和據說曾經祕密安葬德川家康南宗寺(なんしゅうじ)。

由於妙國寺與南宗寺分別位於堺站的東南、東北方    2 公里處,加上時空偵探當天抵達堺市已經是飄著小雨的下午  2  點,考慮到日本的寺院大多在  5  點關門,時空偵探便決定朝著景點相對密集的東南方向前進。

在前往千利休屋敷跡的路上,時空偵探先在活躍於明治到昭和時期的女性文學家──與謝野晶子(よさの あきこ)的生家遺跡停下駐足。

与謝野 晶子.jpg

與謝野晶子。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)

IMG_9715.JPG

與謝野晶子生家跡的歌碑。

與謝野晶子本名為   志よう(ほう しょう),筆名「晶子」亦是源自於此(註 2)。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與謝野晶子與其夫與謝野寬(よさの ひろし)的交往過程似乎不太名譽(當時男方為有婦之夫),她仍以歌人、作家等身分逐漸在文壇嶄露頭角,更曾經三度以現代日語的方式重新翻譯《源氏物語》,算是較為特殊的知名事蹟。

若是從與謝野晶子生家跡繼續往南方移動,不用多久就會來到著名的千利休屋敷跡。可惜的是,現在的利休宅邸遺跡除了一塊石碑與一口井之外,完全看不出利休當年的居住痕跡。不過,負責導覽的志工大叔倒是相當健談,而且時空偵探也在這裡遇到一對因為看了漫畫《戰國鬼才傳》(へうげもの)(註 3)而來朝聖的女生(其中一位還是個日文超流利的黑人朋友),算是意料之外的小小插曲。

IMG_9719.JPG

千利休屋敷跡的復原水井。

正當時空偵探準備繼續朝著南宗寺前進時,志工大叔好意告知距離南宗寺的關門時間大概只剩下半小時(下午 4  點閉門)。

由於千利休屋敷跡距離南宗寺大約還有 1 公里的路程,想在半小時內順利抵達瀏覽實在是太過勉強,是故,時空偵探便聽從志工大叔的推薦,轉而到千利休屋敷跡對面的さかい利晶の杜(註 4)參觀千利休與與謝野晶子的相關展覽。

令人意外的是,雖然展示室的空間並不大,不只禁止拍照攝影,還以可能污損展品為由禁止做筆記,算是時空偵探目前逛過防護層級最高的展覽空間吧(笑)

 

►繼續閱讀:為什麼本願寺會各分東西?

──

註 1:「天下三宗匠」是指今井宗久津田宗及千利休,三位都是出身堺市的商人兼茶人。

註  2:日文的「晶」讀作しょう,即與謝野晶子的本名。

註  3:有趣的是《戰國鬼才傳》的日文書名雖然寫作「へうげもの」,讀法卻是「ひょうげもの

註  4:根據時空偵探的推測,「利晶の杜」的名稱由來大概是從千利休與謝野晶子各取一字;至於「杜」字,則可能是指「森林」的意思。

──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

時空偵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